Connect with us

未分類

劉珊進了手鍊之後,我又用符紙包着手鍊再用紅繩纏住不讓她出來。

晚上我不敢睡,因爲我怕出事情,後來熬不住了,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就睡着了。一早醒來,本能的一驚,看着自己的手鍊上的符紙還在,頓時鬆了一口氣。

我解開紅繩撕掉符紙,放出了劉珊。看得出來,因爲曹信仁的幫忙,劉珊的精神好了不少,魂體也沒那麼虛弱了。

我問劉珊昨晚有沒有什麼不對勁兒的地方,劉珊說沒什麼呢,還說她也休息得很好。

我這才鬆了一口氣,只要劉珊在我的身邊就好。

起牀後我問劉爺爺他們昨晚村裏有沒有出事,劉爺爺說沒什麼事情一切正常。

不管劉珊就出事,一管就沒事。說實話,我都已經開始有些疑惑了,我不是不信任劉珊,只是這種事情真的太蹊蹺了。

早飯過後,我就準備離開了。吳阿姨她們又免不了一陣傷感,眼淚又有些止不住了。

“謝謝你啊,小峯。”劉奶奶對我說道,“要不是你,我們這輩子恐怕再也見不到姍姍了。我知道,姍姍不可能復活,我只希望她下輩子投個好人家,活得長命點。”

劉奶奶越說越嗚咽,最後就說不出話來了。

而吳阿姨也是止不住的眼淚。

看到他們這樣,我心裏也不是滋味。可是我就算把劉珊留下來,又有什麼意思呢?劉珊已經忘記過去了,留下來只是對她的一種折磨和不公平罷了。而且即使留下來劉珊也不可能復活。

還是那個小夥子送我出的寨子,一到小鎮我就直接上了回南疆省城的車。第二天下午回了蜀省的省城,恰好坐上了回我們縣城的車。

等到了縣城,都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。高速路上那叫一個堵,經常一停就是半個小時。我數了一下,一路上總共看到了近十輛被撞壞的車。

第68章 劉珊生氣了

找了個最便宜的旅館,就是城邊上一破民居改的,被子髒得我都不敢用,居然還花了我整整四十塊錢。

第二天我直接去商場給老爸老媽一人選了一套衣服,再加上自己的一套,加起來就花了一千多了。想想當初拿着一萬塊的時候那激動的心情,現在已經快花掉一半了。那叫一個肉疼。

下午回了小鎮,我媽正在打麻將,看到我提着大包小包回來,問我買的什麼,我說給你和爸買的衣服。周圍的人頓時都一個勁兒的誇我,說我才十幾歲就會掙錢孝敬父母了什麼的,聽得我媽笑個不停。

我在家裏整整呆了一週沒有出過門,因爲我知道我媽不喜歡我到處跑,索性我就拿幾天規矩一點,當是逗她開心了。當然,每天晚上我睡覺的時候也依然是用符咒困住了劉珊不讓她出來。

“小峯,你是不相信我麼?”這天吃過晚飯後我正在看電視,一旁的劉珊忽然對我說道。

在我沒睡覺的時候,劉珊都是被放出來陪在我旁邊的。

劉珊這一問,我的注意力頓時就不在電視上了,心跳也有些加快,我回道:“沒有啊?”

“那你爲什麼每天晚上都困住我,不讓我出來?”劉珊問。

我不敢看劉珊,把眼睛瞥向別去,狡辯道:“你出來幹嘛?好好呆着不會麼?你出來我也睡着了沒人陪你玩兒。”

“你就是不信任我。”劉珊嘟着小嘴,有些不高興。

“劉珊我真的沒那意思,你聽我解釋啊,我……”

“我不聽我不聽!”劉珊捂住耳朵搖着頭,說着就一下從窗口飛了出去。

我見劉珊跑了趕緊邊喊邊往樓下跑,我可沒那個本事從二樓跳下還沒事。

我媽問我怎麼了,我說有些事情先出去一下,然後就跑出去了。到了外面已經沒有劉珊的影子了,也不知道她跑去哪裏了。

我試着用玉石召喚劉珊出來,可是劉珊不聽我的,根本就不肯回來。

我一邊在街上找着一邊趕緊給周婷婷打了個電話過去,接到我的電話,周婷婷有些意外的問我是什麼事情,我說讓她去我師父家裏幫我找一下我師父,我有急事,還讓她越快越好。

周婷婷說馬上就去,接着我就聽到了周婷婷跑步的聲音。沒多會我聽到周婷婷“哎喲”叫了一聲,我問她這麼了,周婷婷說沒事,然後我就聽到了周婷婷喊我師父的聲音,應該是快到了。

等我師父一接起電話,我就趕緊給師父說劉珊不見了,從我家裏跑出去的,讓他趕緊出來幫我找找。

師父說好我馬上來,接着又掛了電話。

現在已經晚上九點多快十點了,街道上的人也已經不多了。我怕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,一邊找劉珊一邊試着召喚劉珊回來。

沒多會,就碰到了師父。師父問我怎麼樣了,我只是搖了搖頭,說依然沒什麼頭緒。我問師父我走這段時間有沒有出什麼事情,師父說沒出什麼事。

我心裏急得很,我怕今晚出事。如果今晚再出事的話就是三次了,那樣就更肯定苗寨中年男人的死跟劉珊有關係了。

我只有去麻煩鄧所長了,讓他趕緊派人來協助我們,讓大家都回去睡覺,別在街上逗留以免發生什麼事情。 宮鬥高手在現代 鄧所長問我是不是又有什麼情況了,我只得說現在還沒什麼事,只是怕出事,所以預防一下。

大約十分鐘,派出所的警察就開車警車找到了我和師父,接着我便跟師父各自跟在幾個警察後面去辦事,既是讓街上的人趕緊回家,也是繼續找劉珊。

雖然我跟師父都有陰陽眼,但是劉珊要是非得躲着不見我們,我們也真沒辦法了。晚上十一點,這時候就是不用我們去勸,街上也幾乎看不到人了。

派出所的民警回去以後,我跟師父繼續留在街上。我跟師父說了下苗寨的事情,師父的表情頓時變得有些嚴肅。

我知道師父跟我一樣,在擔心同樣的問題。早知道我從苗寨離開的時候就再拿一件劉珊的衣服了,那樣的話至少還能知道劉珊的大概範圍。

我怕劉珊故意躲着我,又跟師父用了隱身符咒。這時候我突然看見了從前面ktv出來了一些男女,應該是唱歌唱到現在準備回去了。

雖然人家不一定會領我的情,但我還是上前對着那些人說道:“你好,我是派出所的協警,今晚鎮上有些不太平,你們還是早些回去吧。”

“不太平?”爲首的一個大約二十歲的男子一看就喝多了,走路都有些歪歪扭扭,還是一個女孩扶着的。

那男子說道:“你他孃的衣服都沒穿你給我裝協警?我說小朋友,你跟哥裝逼呢?滾一邊去。”

我這時候擦反應過來我確實看得有些小了,就算我穿了衣服也沒幾個人肯信啊,於是我趕緊說道:“我是真爲你們好,反正你們早點回去休息就行了。”

“哪那麼多廢話,滾一邊去。”那醉酒男子說着就要推開我。

而這時候我無意中瞥了一眼扶着她的女朋友的眼睛,這一看可不得了,我頓時就大吃一驚。她雙眼渾濁,少了一絲神色,明顯就是鬼魂附體的表現。

“孃的,你居然敢看我馬子!”那帶頭男子說着就從背後抽出了匕首,周圍的幾個男子趕緊就圍了過來要對我動手。

靠!真的是好心沒好報,我總不能拿噬魂劍跟他們應拼吧?我見此趕緊就開始一勁兒的跑,拐了個彎,我就碰到了師父。

師父問我怎麼回事,我說發現有人被鬼魂附體了,但是那幾個人太蠻橫,我差點沒被捅死。

那羣人沒有再追過來了,我也算是鬆了一口氣。

“走,我們過去看看。”師父說完就朝我剛來的地方走去。

“師父,小心啊。”我趕緊跟上去說道。

不過反正晚上也看不清人,我就這麼回去他們也不知道我就是剛纔那個人。

師父帶着我偷偷跟在那羣人後面,又拿了一枚銅錢交給我。我學着師父的樣子,閉上一隻眼睛,再透過銅錢錢眼往那邊看。只見那女人身上果真有一個鬼魂。

鬼魂附着在人身上陰陽眼也只能看出個大概,但是這經手萬人的銅錢經過加持之後卻能看出來。

不過那女鬼卻不是劉珊,也不是柳念芸,而是我跟師父都從沒見過的。

“怎麼辦?師父?”我問道。眼下顯然不能跟那幫人講道理。

師父回道:“你去把他們引開,然後我去對付那個女人。”

“爲什麼是我!”我有些不滿地說道。那羣傢伙都喝多了,沒準兒能把我給砍成渣!

“那行,那我去引開他們,你去對付那個女鬼好了。”師父說道,“不過那女鬼的實力是比柳念芸高還是跟柳念芸差不多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
“行,那我去引開那羣傢伙。”聽到師父這樣說我立馬就答應了下來。

師父依然偷偷跟在後面,我大搖大擺的走過去,衝着那一羣人吼道:“來啊!你們不是要揍我麼?老子一個單挑你們一羣!”

我說着還做了個鄙視的眼神,叫那羣傢伙還不夠激動,索性轉過身去對着他們扭屁股。

果然,那羣人被激怒了。也不知道也喊了聲:“兄弟們,弄死這個囂張的傢伙。”

話音剛落,只見那一羣人就順勢衝了過來。我見此趕緊往前跑,但是還不敢跑太快,嗎的,要是他們不追我了又回去的話師父不是得被當做老***給砍成渣了?

第69章 周婷婷爲我受傷

我往後一退,一不小心摔了一跤,那幾個傢伙頓時就追上來了。看到那都要踩過來的腳,我趕緊往旁邊一個驢打滾兒,接着趕緊又爬起來往前面跑。

那幾個傢伙真是吃多了沒事兒幹,愣是跟着我追了兩條街,還沒有絲毫放棄的意思。多虧小爺我以前被鬼魂嚇多了,要不能練出這速度來?

“嗎的,臭小子你有種別跑!”那幾個人邊追邊罵道。

我還沒怎麼注意,突然他們那一羣人中就少了兩個人。還沒來得急想怎麼回事呢,就發現我面前也過來的兩個人。

靠!這羣傢伙,居然讓兩個人去包抄我。我們這種只有幾條街的小鎮幾乎每條街都有小巷子,要包抄我也是分分鐘的事情。

七八個人同時朝着我圍了過來,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,難道真的拿起噬魂劍跟他們火拼了?要真下狠手,我怕他們會死的太慘。現在的我顯然不是當初那個懦弱的傢伙,雖然不說徒手一個打十個,但是拿着噬魂劍對付七八個普通人還是沒問題的,他們手中可沒我這麼長的武器。

但是我肯定不能跟他們打,嗎的,太憋屈了。

沒辦法,我往四周一撇,看見了一條巷子,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直接就朝裏面鑽了進去。我想的是進去之後可以耍點小手段,弄點陰氣來形成幻象嚇嚇他們,想上次一樣把他們嚇跑。

可剛一進去呢,我就被嚇了一跳了。因爲我剛一進去裏面就一個長髮女的蹲在角落,我嚇得叫出了聲,才反應過來自己就是抓鬼的呢。靠,真給陰陽師丟臉。

不過回過神來才發現那衣服那麼向劉珊的,我喊了一下,劉珊轉過了身來,果然是劉珊!

這時候外面的傢伙也已經打開了手機上的閃光燈準備進來找我。

我對劉珊說讓她幫我嚇嚇外面的人,劉珊只是點了點便直接飄到了空中。外面那走到最前面的傢伙剛衝過來呢,劉珊剛好飄到了他的面前,那傢伙頓時嚇得尖叫,轉身就跑,邊跑邊喊道:“鬼啊!”

後面的人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看到有人在往外面跑,也嚇得跟着一起跑開了。

那幾個人走後,我這才讓劉珊到我這邊來。劉珊這次沒有跑開,而是乖乖走了過來。我怕劉珊又跑,又不敢用術法困住她,於是只好這樣了。

我明顯感覺到劉珊的身體顫動了一下,雖然她是鬼魂,但畢竟也是女的啊。我只好裝作什麼都沒發生,然後說道:“劉珊,你不許再跑了,你這樣會讓我擔心的你知道嗎?”

“我知道了,我不亂跑了。對不起,小峯。”劉珊說道。

雖然劉珊說得很誠懇,但是我卻覺得有些東西已經變味兒了。從我懷疑劉珊開始,就變了。

正當我在想着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的時候,師父不知道爲什麼突然鑽進了這個巷子。

“師父?你怎麼來了?”我有些奇怪的問道。

“我追那女鬼呢,追着追着就追這來的。”師父有些奇怪地看了我倆一下然後問,“對了,你們倆怎麼湊一起了?劉珊是在什麼地方找到的?”

我回道:“我剛被那幾個傢伙堵到這巷子裏,沒想到劉珊恰好在,我就讓劉珊把他們嚇跑了。”

“找到了就好。”師父說道,“行了,咱回去睡覺吧。”

劉珊也沒說什麼,一下就鑽進了玉石手鍊之中。

我跟師父要同走一段路,師父突然封住我的手鍊,說有些話想單獨跟我說說。避開劉珊的話,我不用想也知道是什麼了。

“說吧。”我放緩了腳步回道。

師父頓了一下才說:“徒弟啊,我覺得劉珊是肯定有問題的,只是哪裏出了問題,我也暫時還沒找到,在事情沒有解決之前你一定要看好劉珊,別再出什麼事情了。”

我說我知道了,我一定會小心的,師父又說叫我別感情用事,還提醒我什麼周婷婷不錯。

“師父,您別亂點鴛鴦譜麼?我跟周婷婷就是普通朋友,我對她一點兒感覺也沒有。至於劉珊,我會認真處理的,如果……如果真是那樣,就聽師父的……”

這話說得我有些心虛,我總覺得是我的錯,要是我不讓劉珊幫我的話,她也不會被抓走,如果不被抓走的話也就不會出這種事情了。我也恨自己心軟,如果當初態度強硬一點,讓劉珊去輪迴的話,現在她應該還是個未出生的嬰兒。

“唉……當初就不該讓你留下她。”師父嘆了一聲,接觸了手鏈的禁制,然後獨立走向他回家的路了。

現在也已經是凌晨了,我也趕緊往家裏走去。回了家,我看到老媽臥室裏還傳來電視劇的聲音。我知道我媽不等我回來是不肯安心睡覺的,想到這裏,我心中一暖。

我對着爸媽地臥室說道:“媽,爸。我回來了。”

我媽只是回道“嗯,我知道了”,然後臥室的電視劇聲音就沒了。

小心翼翼地洗漱完畢,把髒衣服扔進洗衣機,我這才上牀睡覺了。

我不敢再用術法給手鍊加禁制防止劉珊出來,因爲我怕那樣又會讓劉珊生氣逃走,於是我只好叫劉珊出來。

劉珊見我居然主動讓她出來,有些意外,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。

我溫柔地拉過劉珊,一把把她攔在懷裏,然後說道:“睡吧。”

對於我突如其來的舉動,劉珊有些受寵若驚,她慢慢靠在我的肩頭閉上了眼睛。

其實我是不想跟劉珊捱得太近,畢竟男女有別,而且我也確實怕跟劉珊發生了什麼。她遲早是要投胎的,而我今生的路還有很長。而且師父說過,人鬼是不可能有結果的。

但不知道爲什麼,對我所做的一起,劉珊從來都不反抗,從來都是那麼順從。

一覺睡到了大天亮,門外突然響起了我媽的聲音:“小峯,起來吃午飯了,你看看現在幾點了?”

見習考古生 我這纔想起門沒有反鎖,頓時嚇得立馬從牀上彈了起來,並且示意劉珊趕緊躲起來。劉珊這纔剛進了手鍊,我媽就開門了。

我後背的冷汗都出來了,見我媽沒發現劉珊,這才鬆了一口氣。

“你怎麼了?”我媽有些奇怪地問我。

“沒怎麼,就是做惡夢了。”我找了個藉口回道,然後就趕緊起牀了。

吃了午飯之後我就到師父那兒去了,畢竟我的道術還得接着學,劍也得接着練。我慶幸還好我媽跟我爸從來都沒有動過我的包,看到劍還好,要是看到我包裏裝着黃紙香蠟之類的東西,那還不得嚇一跳?

“師父,我來練劍了。”我邊進屋邊說道。

師父沒有回答,我這纔看到師父還在打坐。

我不想打擾師父,於是也準備在一旁坐下跟師父一起打坐。還沒坐下呢,師父就說話了:“徒弟,婷婷那丫頭爲了你腳都扭傷了,你還不去看看她?”

我聽到這消息有些意外,心想我跟周婷婷面都沒見着怎麼就扭傷了?

“怎麼回事啊?”我問師父。

師父回道:“還不是昨晚你找我?你讓人家跑那麼快,晚上又暗,能不受傷?我當時也走得急,以爲她沒什麼事,結果今天中午去吃飯才知道。”

“又去蹭飯。”我有些無語的說道。

“這個不是重點。”我揭了師父的短,他立馬就反駁道,然後說,“你現在過去看她吧,買點小禮物什麼的,等你看了她之後再回來練劍吧。”

重生之黑鐵的榮耀 第70章 不明陰氣

“知道啦,我現在就過去。”我說道。

出了師父家以後我就去了街上,我知道女孩子都喜歡吃東西,所以去超市買了些小零食。師父家跟周婷婷家距離不遠,還沒走進我看到了周婷婷坐在院子裏。

“周婷婷。”我邊走進邊喊道。

“李小峯?你怎麼來了?”周婷婷問。

Click to comment

Leave a Reply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